艺术新闻您的位置:主页 > 艺术新闻 >

昆山当代昆剧院首度打造“新杂剧”《梧桐雨》

2018-06-04 11:42 来源:龙虎网  点击:

6月2日下午,原创大戏“新杂剧”《梧桐雨》在江苏昆剧院召开新闻发布会。《梧桐雨》改编自有“元曲冠冕”之称的同名元杂剧,“昆昆”为该剧组建了一支汇聚国内知名制作团队、多位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的强大班底,深入挖掘、接续传统、精致打磨,力图在昆曲的舞台上重新“复活”700年前的珍贵戏曲遗存,注入当代剧场美学,打造独树一帜的“新杂剧”。《梧桐雨》6月29日将于南京紫金大戏院举行首演。

在中共昆山市委、昆山市政府的关心指导与大力扶持下,“昆昆”自2015年成立以来,立足于昆曲故乡、发源地江苏昆山,为保护、传承、弘扬昆曲艺术不断创新探索,特别是“昆曲回家”55位名家新秀同台的大师传承版《牡丹亭》等一系列重磅演出,频频成为海内外的文化热点。值此成立三周年之际“昆昆”推出“新杂剧”《梧桐雨》,将再次展现昆山昆曲的品牌风采。

       白朴名作返金陵

元杂剧《梧桐雨》全称《唐明皇秋夜梧桐雨》,为“元曲四大家”之一白朴的代表作。白朴博学多才,诗、词、曲兼擅,尤以杂剧著称。所作杂剧十六部,止存有《梧桐雨》等三种(一说二种)。《梧桐雨》演绎了一段安史之乱前后唐明皇与杨贵妃的故事,取材于唐代陈鸿的传奇小说《长恨歌传》与白居易的诗歌《长恨歌》,剧名来自于白氏的诗句“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综观中国文学史,元杂剧《梧桐雨》上承唐代叙事长诗的巅峰《长恨歌》,下启明清传奇压卷之作洪昇的《长生殿》,是中国古典戏剧史上的一部极为重要的作品。

与上述名作皆不同的是,元杂剧《梧桐雨》十分少见地摒弃了大团圆的浪漫情节,以诗化的语言和意境,深刻地塑造了一出国破家亡、天人永隔的故事,因此备受历代评论家推崇。国学大师王国维说它“沉雄悲壮,为元曲冠冕”。白朴生于金国,八岁时金为蒙古所灭,他幼年颠沛流离,后终身不仕,故其曲词杂剧中,时见故国之思、身世之悲、沧桑之感。晚年寓居金陵(今江苏南京),度过了诗酒往还、寄情山水的快意生活,还写下了不少“金陵怀古词”。随着“昆昆”出品制作的“新杂剧”《梧桐雨》将于南京首演,恰好与700年前白朴于南京留下的足迹遥相呼应,不得不说是一次难得的巧合。

       昆曲激活“新杂剧”

约形成于13世纪,元杂剧被公认为中国古典戏曲从文本创作与舞台表演走向成熟的标志之一。元杂剧宫调格律严谨、文字雅驯成熟、题材种类丰富、体例灵活精悍,仅一部《元曲选》就含有100出剧目,是古代文学戏曲的一大宝库。因此对元杂剧的整理、改编、搬演,为新时期戏曲创作积累优秀剧目、丰富戏曲整理改编创作资源等,都具有极为积极的意义,尤其就昆曲来说,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

如今元杂剧的音乐、唱念作表等舞台呈现已经消失不存,大部分剧作文本依靠书籍的刊刻与出版得以传世,只有昆曲的舞台还保存着极少数元杂剧折子戏,而且其剧本较为接近原貌,演唱表演已完全昆曲化。但是由于元杂剧的创作规定“旦本”或“末本”,即限制由单一女性或男性主角主唱全本以及唱念存在局限等原因,现当代的昆曲舞台上,几乎不见元杂剧全本的演出。

“最传统、最先锋”是昆山当代昆剧院的办院理念,今天的经典是过去的先锋创造,今天的先锋创造了未来的经典,一直以来人类文明之所以不断取得进步也正说明了这一点。“昆昆”的《梧桐雨》回望比昆曲更悠久的元杂剧,就是要更深挖传统文化的底蕴和内涵,将尘封乃至被遗忘的珍宝,赋予新的生命,重新激活,实现创造性转化、创造性发展。习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不断铸就中华文化新辉煌”。“昆昆”推出的“新杂剧”《梧桐雨》清晰地响应了这一要求,作为旗帜鲜明的“新杂剧”,《梧桐雨》力图在文本、音乐、表演等多方面,深入考虑元杂剧与昆曲二者的优势,扬长避短,作出了审慎的创新发展。

“新杂剧”《梧桐雨》在整体结构上,保留了原著杂剧四折一楔子的基本体例,约2小时30分钟的演出时长基本符合当代观众的观演习惯。在人物与情节上,将原著“末本戏”改为生旦并重,加强对杨贵妃的形象塑造,对次要人物和剧情作适当删减,同时各角色唱念合理分配,充分展示各行当的表演、声腔之美。唱词上尽可能地保留、沿用白朴的华丽辞藻,念白做一定幅度的修改再创,更为简洁流畅,补益表演。

       金牌阵容塑经典

据介绍,“新杂剧”《梧桐雨》由“昆昆”艺术指导、国家一级演员、中生代昆曲小生名家钱振荣,“昆昆”艺术总监、国家一级演员、中生代昆曲旦角名家龚隐雷担任主演,分饰唐明皇、杨贵妃。两位名家有着数十年合作的经验,配合默契,接连演出了《牡丹亭》《长生殿》《桃花扇》等多台大戏及传统折子戏,此次《梧桐雨》将出演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唐明皇、杨贵妃,诠释发人深省的人生况味。

与外界一般新创作的戏曲剧目大不相同,“新杂剧”《梧桐雨》不设导演,由创作统筹把控整个创作与呈现,特邀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柯军担任。柯军的昆曲艺术意图,一向深具国际的视野与理念以及创作成绩,但这次回归到比昆曲更古老的元杂剧,柯军要求要有更传统的剧场呈现,还要加上现代的审美高度,“要以传统的、经典的艺术水平和要求研磨唱腔,要用老艺术家“捏戏”的方式来呈现每一段表演和场面”。

该剧主创还包括多位国内昆曲与舞台艺术界首屈一指的名家新秀。其文本整理改编者是国家一级编剧、两度曹禺剧本奖得主罗周,近年来她的昆曲作品《春江花月夜》《醉心花》等广获业界赞誉。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小生名家周志刚、昆旦名家胡锦芳任说戏人。国家一级演奏员、文华奖音乐创作奖得主、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音乐总监孙建安任唱腔、音乐设计。国家一级演奏员、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首席鼓师戴培德任音乐指导。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副主任、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布景技术部主任张庆山任舞美设计。中国京剧院服装设计师、中国舞台美术家协会戏曲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彭丁煌任服装设计。上海昆剧团化妆造型师符凤珑任造型设计、化妆。

在舞台呈现上,“新杂剧”《梧桐雨》将锻造出从容雅致、含蓄细腻、古朴大气的南昆风度,在既古典又新颖的舞台上呈现出一出似曾相识的传统老戏。例如大力发扬一桌二椅、手眼身法步等的传统戏曲程式魅力,采用12人以内的传统昆曲乐队编制,以及最重要的“梧桐”意象将贯穿始终,深化题旨。据介绍,“昆昆”试图将其打造成一台该院的典藏剧目,一台足以传世的常演剧目,

       前世今生李杨恋

从唐代白居易诗《长恨歌》至元代白朴杂剧《唐明皇秋夜梧桐雨》到清代洪昇传奇《长生殿》,正是李杨爱情在文学上的流变史。《长生殿》里很多经典唱词,如“天淡云闲,列长空数行新雁”“叹冷冷清清半张銮驾”等,都是对《梧桐雨》里唱词的化用。更为惊艳之处在于,《梧桐雨》四折分别对应着《长生殿》之“密誓”、“小宴惊变”、“埋玉”、“雨梦”,从浓情蜜意到生离死别到锥心思念,白朴在四折之内,就完成了《长生殿》最基础、重要、有始有终的情节讲述,二者渊源深厚,由此可见一斑。可以说,《梧桐雨》与《长生殿》,便是李杨爱情的“前世今生”。

但是有别于《长生殿》中爱情的最终圆满,《梧桐雨》突出了唐明皇放弃爱情导致余生痛悔的这一点,也更符合现代人对人生况味的领悟和悲剧审美。因此将几乎要流失于历史长河里的重要剧目《梧桐雨》“打捞”起来,发掘、整理、投排、演出,除了重现与《长生殿》有所区隔的戏剧审美,又更具文史上的、艺术传承上的、开创性的新价值。这种价值,不但指向了《长生殿》题材,更指向了比明清传奇更古老的元杂剧以昆曲样式在当今舞台上被成功演绎的可能性。

(责任编辑:符婧)
0

版权所有:龙虎网·龙虎网络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2-2012 LONGHOO.net,Nanjing Longhoo.net,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