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您的位置:主页 > 网站公告 >

鞠慧水墨艺术展即将在江苏省美术馆开幕!

2016-10-31 12:27 来源:龙虎网  点击:

预告

【“样子”——鞠慧水墨艺术展】

时间:2016年11月2日--11月6日

地点:江苏省美术馆(新馆)二楼

2016年11月2日上午10点开幕式

2016年11月2日下午2点举行

“批评家对话鞠慧水墨艺术”座谈会

 

策展人

夏可君博士

 

主  办

南京市浦口区文化广电局

        江苏省美术家协会

 

承  办

南京求雨山文化名人纪念馆

求雨山书画院

 

学术支持

南京大学美术研究院

中国水墨名家艺术研究院

 

友情支持

江苏省海外交流协会

欧华联会(EFCO)

 

媒体支持

江苏电视台  央视书画频道  

南京电视台十八频道  浦口电视台  

凤凰网  中国江苏网  雅昌艺术网  龙虎网

中国书法家园网  腾讯大苏网  一画网    

中国文化报  新华日报  扬子晚报  现代快报

《祖国》杂志社  《华人时刊》杂志社  

《金陵瞭望》杂志社
 

鞠慧简介

笔名慧生,自命雨山客。

祖籍山东沂水,1957年10月生于南京。

曾就读南京教师进修学院,

1987年进修于江苏省国画院,师从董欣宾先生,

2001年蛰居南京求雨山至今,专注金陵四大家学术研究,

多年担任四老纪念馆副馆长,

持守素朴生活,虚怀淡泊状态,

立足边缘性,疏离诸多纷扰,

自觉于传承与重建的双重担当,

倾心探索中国传统艺术精神之于当下时代的革命性转换,

近年来,在解构图像和形式意味方面有所突破,

创作出一批个己倾向显明、风气别样的水墨作品。









 

鞠慧的本来墨样(节选)

      夏可君

鞠慧从2008开始变法,直至2010年得以逐步转变,尤其与诗人路东兄的当代诗对话,感触颇多,并受其艺术意识的影响,通过持久的冥想经验,发现了自己水墨的样子,17年藏卧金陵求雨山高二适纪念馆,潜心创作研究形成了自己的四个系列作品:偏书系列、线性系列、墨象系列与山水系列。

鞠慧的水墨样子,是一个“早慧而晚熟”的经典例子(如同木心先生所言),真正的大家应该如此,已届六十耳顺之年,鞠慧才做自己的第一个正式大型个展,不可谓不低调不深沉,让我们看到了金陵又一个水墨大家的出场,一个未来五年内必然被广泛接受的大画家!这正是我们殷切的期待!

所谓“偏书”,乃是一种剑走偏锋的态度,一种偏转的独特转换方式,看起来还是日常的书写,但是有着自己独特的心法,看似书法的样子,却有所偏离,如何偏离的呢?首先通过非设计与无目的的即兴书写,让字非字化,如同“书非书”。作为一种书写现代性的转化方式,看起来每一笔都是书法用笔,但写出来的字基本上不可读了,但又并非抽象性的画字!因此不是日本的书象,也非西方抽象书写。扭转了惯有的视角,艺术无论如何都是一种独特视角的发现,鞠慧深知其中之妙,因此其偏书看起来如同大草,笔法逆生,这是一种“反者道之动”的逆觉生成。

中国文化的生命书写意志在于线条的自由逃逸与书写的逸乐,水墨线条的运动性与唯一性轨迹,尤其借助于笔软的巧妙效果,无论是笔锋还是笔肚,无论是速度还是停顿,线条本身的痕迹充满了魅力,但是进入现代性,同样需要转化。

鞠慧保持了线条书写的一次性,在面对物象时,有着自己的墨样,即分解物象,无论是荷花还是山水,还是静物与花卉,看似有着物象的生成与描绘,但立刻偏离,走向抽象的线痕,但又不走向抽象绘画,因此,在具象与抽象之间形成了他自己墨线的独特生成方式。

以线条分解物象,但又在平面上让空间富有层次,因为线条在疾涩中赋予线条的弹性,物象简化后,墨线本身的味道突显出来,有些画面非常极简风格的线条,异常富有禅意,妙不可言,直入水墨三昧。尤其当这些墨线与纸面空白空间对话时,简化的线条分割画面空间,让空白活化,看似有意,实乃无心。

鞠慧对于墨色的把握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天赋,黑色深沉,漆黑而富有质感,大块的黑色主宰画面,但又通过墨色对比,尤其是灰白色,如同油画的高级灰,让画面富有色调变化。不仅仅是墨分五色的色调变化,在平面宣纸空白与墨色之间,又有着对比,画面的留白极为考验艺术家对于中国“黑白主义”的领悟力与转化能力。

画面上墨色处于流动呼吸之中,保持不确定,还在生长,但又通过留白带来的光感,以及墨色之间的细微对比,形成有着抽象意味的空间。而且因为鞠慧的敏感,对于墨色层次的处理,在画面空间的生成中,既保留了山水画淋漓酣畅的气氛,似乎一切都在一种气氛的生长笼罩之中,又有着物象的模糊塑造,而且物象的层次是通过墨色的干湿浓淡来形成过渡与对比的,这是只有油画才可能做出的细微色感。但鞠慧却在一些巨幅作品上实现了灵活生动的变化,即刻变幻又生机无限,随发随扫,即刻塑形即可涂抹,这正是水墨所具有的现代性生成机制。

就山水系列而言,这是鞠慧保持了与传统的内在联系,这些看似传统山水画的作品,其实也有着鞠慧自己的墨样!这是鞠慧自己所言:这个山水系列作品乃是自己继承传统或自己过去走过的样式——即来时的样子!

鞠慧的各种墨样,都是很好地进入了中国文化隐秘转化的那个场域——一个之间的地带——即似与不似之间,在物象成形与散开抽象之间,或在文字成形与抽象书写之间,找到了自己笔墨生成的方式:避开物象,不生成为命名之物,保持不确定性,非设计但又是微妙的,充满变化的机妙。这就打开了鞠慧未来艺术生长的隐秘空间,这是他最为敏感的灰色地带,如同德勒兹所言的不可现存感知的区域,所有的艺术其实都从中生成,只是鞠慧以自己的敏感,纯朴而沉厚,遥感而机妙,浪漫又审慎,纯粹以几十年的笔感与墨觉,打开了墨样广阔的前景。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批评家,著名策展人,哲学博士。)



 

鞠慧的偏书(节选)

路东

看过鞠慧几乎所有当代书写类文本后,联想到后现代涂抹艺术,鞠慧不太涂抹,可切近比较的是邱振中和王冬龄等艺术家的当代书写,在书写意识方面,他们相似相近处颇多。当代书写前沿地带的艺术家,大都认为中国书法已达至它自身的艺术极限,书法艺术的命运已接近它完成之时,但中国线丰富的书写表现力并非到书法为止。它仍蕴含着尚未打开的维度,而书写的可能正与此相关。传统书写语言如想脱胎换骨,它应加入到当代性转换中,成为当代艺术中不可忽略的重要部分,另一方面,当代书写,并非是指传统书法的当代变异,而是异于书法的中国线艺术的再度发韧。当代书写的在场姿态与书法有醒目的差异,它是传统书法气息不相投的近邻,是一个从出于汉语事物自身的陌异者,尤为重要的是,它在中国书法的旧宴旁另起炉灶,它拒绝对传统书法精神的摹写,就艺术意识谈,当代书写直接介入中国书写秩序的变更,它朝向书写的可能,也朝向可能生活。

应该说,当代书写独立于传统书法,它与书写艺术史截然拉开了距离,这个有些突兀的距离,在习常审美秩序中产生了裂隙,聚集在这个裂隙中的是冲突和抵牾的力量。依主流书写的目光看,当代书写直截了当的轻蔑了汉字,它不认领已威权化的旧有规矩,似乎刻意与书写史较劲,它已犯了书写传统的大忌。其实,当代书写有它自身心向往之的艺术旨趣,它并非注定是对传统书写的抵抗和反动,它们虽相邻而在,但些许相似不能替代各自所是,它们是命运不同的两回事,是共同境遇中并在的两种艺术形式。

 鞠慧介入当代书写之前,在中国文人画及书法艺术中磨励多年,已深谙书写艺术的传统,他对书写艺术史了然于心,并从中吸取过滋养力。从实事看,可以说,从传统中抽身而出的艺术家投入到当代书写中,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书法经典文本欠缺必要的敬意,这个事实,对邱振中和王冬龄而言如此,对鞠慧来说也是如此。

传统书写止步在经典文本中,它甚至与当代性诉求格格不入,创造性书写如何可能?与绝大部分寄生在书法史中的书法家相比,当代书写艺术家的目光更锋利,他们较早认识到,书法作为书写艺术之一种,已达至它自身存在的极限,而书写艺术本身还远未完成,具开端意味的当代书写,特立独行,自行其是,合乎书写艺术正在当代性转换中显露的命运。

如前所言,当代书写艺术家的书写意识有颇多相通之处,但艺术家的个己性至关重要,这些艺术家各自文本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鞠慧将他这类文本称之为偏书,与发端于后现代影响的涂抹和乱书相比,偏书之谓偏书,就文化层面来说,比涂抹和乱书似乎有所节制,而涂抹与乱书,从告示的主张看,几乎是彻底的不买艺术史的帐,它不预先在书写之事上为自身设置深渊式的背景,至少它显得更恣意,更可率性而为。但一切书写,都是在世之书写,艺术家置身在交错的文化中,鞠慧知道这深渊式的背景是涂抹不掉的,这个历史事实,从理论上可以悬置它,在具体的书写生活中会遭遇不可能,我们依此来理解涂抹与乱书的彻底性,这彻底性也许会打许多折扣。

而鞠慧的偏书,作为当代书写的现象之一,它的书写立场同样显露在外,我们由偏书之偏的语意可知,它直接公开了与正书对峙或较量的关系,并将这种蕴含着众多裂隙的关系自觉带入到当代书写之中,鞠慧的偏书类文本提示我们,偏书的当代书写,从剥离汉字语义在当代书写中喧宾夺主的支配,到对汉字结体的艺术性解构、尤其在线条语言的图像化转换中,偏书挪用了正书忽略的某些元素,并在类似无序的鲜活图像中留存了它们的些微痕迹。偏书的线条,不仅解除了汉字形体和语意的羁绊,也解除了各种艺术学对线的限定,偏书的书写,比正书线条的自由度高的多,也更具当代图像的表现力。在艺术倾向和具体书写形式上,偏书之偏,并不是正书谱系自身的节外生枝,偏书之偏,它是与正书之正相左的,更深入地说,它与暮气已现的书写史相左。

当代性是未确定的当代性,更是未完成的当代性。

鞠慧以偏书介入纷争不已的当代生活,这是艺术家立身于世应取的姿态。偏书文本已进入人们的艺术视域,它已被极少数好眼光惊讶的打量。这些文本非此又非彼,非文字又非传统意味的艺术图像,线条的姿态变化匪夷,不稳定不确定,在宣纸上深度转换和飘移,它们初生缘起般的聚集又无设定的自在绽出,由线条交互而生的陌异图像,取消了由相对力量达成的高度稳定的画面秩序,突破了旧书写规则的制约,偏书力求出离主客二元对象化的历史困局,弃绝习常的相对经验,以当代书写创造一种相应的图像秩序,以这样的艺术意愿贯穿当代书写,灵性充沛的线条在交错中相互给予、相应而生。此外,偏书对汉字书写有比较深入的追问,汉字拟物象形,受制于物象世界,它的具象倾向是显明的,大地性过重,鞠慧通过对汉字的解构性书写,只余留汉字些微的痕迹,消解了汉字及物的形而下特征,激活中国线被遮蔽已久的抽象力,将线的运行带入更高的与心性相契的自由状态。

             2016.9.29

(作者为著名诗人,艺术批评家)



 

(责任编辑:符婧)
0

版权所有:龙虎网·龙虎网络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2-2012 LONGHOO.net,Nanjing Longhoo.net,Inc.All Rights Reserved.